「你這淫蕩的女人,有了我還不夠,竟然又勾搭起店里新進的牛郎,現在還抓著你老公不放?你根本就不配活在這個世界上!」他惡狠狠地盯著那抹紅痕,眼睛布滿了血絲,壓著打火機開關的手松了松。
  火光霎時消失,一切又恢復了黑暗,楚棠還來不及思考,脖子已經被一雙大掌緊緊掐住。
  「你去死!去死!」傅紫峻的聲音帶著瘋狂與愉悅,彷佛殺人充滿了讓他極度興奮的樂趣。
  楚棠只覺得胸腔因為缺少空氣而幾乎快要炸開,掙扎著想要甩開他的手,但傅紫峻雖瘦削,力氣卻不小,她的掙扎只是讓他更加重手勁,讓她更快瀕臨死亡。
  難道她真的要死在這里?力氣逐漸從體內流失,楚棠幾乎停止了掙扎,不甘卻又不得不接受即將到來的死亡。
  京波……爹……娘……她在心中呼喚著他們,腦中閃過京波跟大楚親人的容貌,讓她渾身一震,重新燃起斗志,拼著最后的力量猛烈掙扎,雙手摸索著地上,試圖尋找可以攻擊他的武器。
  忽地,她摸到一個尚且帶著余溫的東西——打火機
  她想起方才被傅紫峻扔在地上的打火機,即便沒有用過這個現代發明的東西,但求生的意志讓她胡亂的在打火機上亂按一通,沒想到還真的讓她點出火來,立刻朝傅紫峻的眼睛揮過去。
  「啊——」傅紫峻哀號一聲,楚棠的脖子得到解放,新鮮空氣順著鼻腔灌入了胸肺之間,讓她有種死里逃生的慶幸。
  不等傅紫峻回神,她趕忙起身,藉著火光摸索到門邊,飛快打開門往外沖。
  「站住,你這賤女人,我非殺了你不可!」傅紫峻的嘶吼聲自她背后傳來。

  楚棠只覺得一顆心驚恐的幾乎自胸腔跳出,腳下一刻也不敢停頓。
  她快步沖出門外,眼前所見是一片林地,天色已經暗下,一顆又大又圓的月亮高掛在夜空,燃燒著異?;鷙斕難丈?。
  站在一片雜亂的樹林前,楚棠正猶豫著該往哪里跑時,停在一旁的黑色轎車映入眼簾,她隨即舉步往車子的方向沖。
  「程盈慧,你要是落在我手上,我一定要讓你生不如死!」傅紫峻跌跌撞撞的跑了出來,一手摀住被燒紅的右眼皮,臉上的神色猙獰恐怖,宛若鬼魅。
  楚棠試探的伸手拉拉車門,幸運的是車門并沒有鎖,鑰匙甚至還插在鑰匙孔內。
  她趕緊跳上車,在傅紫峻沖到門旁的同時將車門鎖住。
  「開門!你給我開門!」傅紫峻瘋狂的拍打著車窗,尖聲怒吼。
  「傅紫峻,你不要再執迷不悟,多行不義必自斃,我勸你快點去自首,或許還有一條生路?!顧糯巴獯蠛?。
  「哈哈哈,沒想到你程盈慧也說得出這種冠冕堂皇的廢話?若說作惡,你也不會比我少,你該不會忘記店里的小馬是為了誰家破人亡?還不是拜你之賜,拿錢去砸人家老婆,要人家把老公讓給你玩,害她受不了你的羞辱跳樓身亡,程盈慧,若我下地獄,你也絕對會跟我一起!」傅紫峻嘲諷的大笑。
  楚棠只覺得他的惡意穿過了車窗傳遍她全身,讓她忍不住輕顫了起來。
  「你以為你躲著不開門就沒事了嗎?我自然有辦法叫你開!」傅紫峻收起笑容,冷冷地道,隨即轉身走開。
  楚棠知道他不會那么輕易放過他,或許只是假意離開,想趁她下車再抓住她,所以并沒有離開車子的打算。
  她絕對不能在這里出事,否則等著她拯救的大楚怎么辦?京波怎么辦?還有京涓,她一定要向京涓揭發這個惡人的真面目不可!
  楚棠努力靜下心,目光梭巡車內,尋找可以抵抗的武器,除了那個騙她上當的大布偶之外,還有……她的包包!
  她眼睛驟亮,迫不及待地將包包自后座拿了過來,側背上身。
  太好了,她本來以為被傅紫峻隨手丟了,沒想到還能找回來,這下可不能再讓它離開自己身邊了。
  正當她慶幸東西失而復得時,傅紫峻又出現在車邊,他手上吃力的搬著一顆比他腦袋還要大的石頭,高舉過頭,朝前方的擋風玻璃猛力砸下來。
  「啊——」楚棠尖叫出聲,擋風玻璃已經碎裂,只消再重擊一次就會整個崩壞。
  顧不得三七二十一,她憑著記憶中京波開車的動作,伸出手將鑰匙一扭,發動了引擎,傅紫峻的臉色一變,拿起石頭準備再砸第二次時,楚棠已經放下了手煞車,猛踩油門飛馳出去。
  「該死!」傅紫峻連忙一個側身閃開車子,憤怒的朝著絕塵而去的車尾巴詛咒吼叫。
  【第十四章】
  天母京宅。
  沉重的氣氛在空氣中凝結,雖已夜深,但京家依然燈火通明,大廳內坐著京岷與楚婧,而京波則是根本坐不住,在落地窗前來回踱步,神色森冷。
  「這丫頭到底跑哪去了?連手機也不接?!鉤旱S塹目戳搜郾謚?,已經是將近十一點了。
  「別擔心,我已經派人出去找了?!咕┽喊參康奈兆∑拮擁氖?,但內心也十分擔憂。
  楚婧點點頭,望向兒子的目光卻依然充滿憂心,其實除了擔心自己的女兒之外,她更擔心的是楚棠的安危,她簡直無法想像若楚棠出了什么事,京波會有多瘋狂。
 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電話突然響起,京波搶在所有人之前接了起來,京岷與楚婧則期待的看著他與另一端交談。
  「我知道了?!怪患┎ǚ畔鋁嘶巴?,臉上陰霾依舊,朝父母搖搖頭,「京恩打來的,問我這邊的狀況?!咕┒髂殼白蛟謁抑?,以免楚棠回家卻無人知曉。
  既然他會打來問,表示楚棠依然沒有返家。
  京波又踱回窗邊,腦中浮現楚棠那張充滿著喜怒嬌嗔的容顏,心頭不由得狠狠抽緊。
  聽傭人說下午京涓有來找過她,之后她接了一通有關京涓安危的電話就匆匆離開家門,迄今下落不明。
  他們查遍了大大小小所有的醫院診所,都沒有京涓的就醫紀錄,再推斷京涓剛離開就有人打來,誘騙她出門的機率很高。
  但是誰打了這通電話?為什么會知道京涓有去找她?會是程盈慧以前惹出的禍端嗎?
  種種疑問在腦中掠過,想到或許她會遭遇不測,京波就快要發狂了,但也只能耐住心慌,等待京涓返家。
  就在他的情緒緊繃到臨界點時,大門總算有了動靜,京涓邊哼著歌邊走了進來。
 
 
豆豆網官方網址01:伯恩茅斯维冈竞技 ;  02:www.dd234.net ;  03:伯恩茅斯维冈竞技
CopyRight © 2019 本作品由伯恩茅斯维冈竞技提供,僅供試閱。如果您喜歡,請購買正版。